关键词: 老人 老年人 北京 女子偷情 被男友撞破 遭砍杀 重庆最大的老年网 中老年人

新闻中心

您当前位置:金秋老年网 >> 金秋资讯 >> 老年新闻 >> 浏览文章

男子因拆迁与拜把兄弟产生矛盾将其枪杀

2012-6-29 14:10:38 新华报业网 佚名 【字体: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图片来源:新华报业网

昨日,陈照明在法庭受审。因拆迁补偿问题发生矛盾,陈照明枪杀结拜兄弟赫全根。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图片来源:新华报业网

昨天,法庭上,被害人赫全根的父亲指责疑犯陈照明忘恩负义。

新京报讯北京达龙投资集团公司董事长赫全根在办公室遭人枪杀案,昨天在一中院一审宣判,与死者结拜二十多年的兄弟陈照明因故意杀人罪、非法持有枪支罪,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拜把子兄弟因拆迁引矛盾

“他吃俺儿子的,喝俺儿子的,他忘恩负义、恩将仇报!”昨天上午,听完宣判结果,被害人赫全根69岁的父亲举着手站了起来,对此被告人陈照明、刘德清一言未发,被法警带离法庭。

案发前,陈照明、刘德清、赫全根(被害人,殁年46岁)、王近才(在逃)是拜把子(从大到小依次)兄弟。法院审理查明,被告人陈照明、刘德清与赫全根系河南同乡,上世纪八十年代来京务工后相识并结拜为兄弟。2007年,陈照明在赫全根承包土地上经营的饭店被赫全根拆除,后与赫全根因饭店拆迁补偿问题产生矛盾,他多次找赫全根索要自认为应得的拆迁补偿或安置,未果。

2010年11月25日14时许,陈照明酒后再次找赫全根商谈拆迁补偿问题,在赫所在的大兴区旧宫镇庑店路20号北京达龙地产公司,陈拒绝来访登记,与保安发生口角,与赫短暂交谈后,他仍未得到满意答复,离开时,在楼道内他再次与保安冲突。

  与保安冲突枪杀把兄弟

  陈照明认为,保安员的无礼是受赫全根指使纵容,遂起意报复赫全根,他开车返回家中,取出藏匿的单管猎枪、自制手枪各一支,持枪返回达龙地产公司,闯入赫全根办公室,向赫连开两枪,击中赫全根头面部及胸部,致其死亡。

  作案后,陈照明驾车至大兴区旧宫镇南场路“清龙宫KTV”刘德清的办公室内,告知刘德清事发经过。刘德清在知情后,约来王近才一同商议对策,后刘德清又指使他人将陈照明作案用的猎枪藏匿,在多次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时,刘德清故意隐瞒事实,称案发后未见过陈照明及其所用枪支。

  2010年11月27日,陈照明、刘德清被警方控制。

一审认定疑犯有人格障碍

陈照明到案后,在警方、检方时曾做过两次精神病司法鉴定,一次认为他系限制刑事责任能力,一次又认为他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,检方当庭提出,陈照明没有任何法定的减轻情节,建议判处死刑。

但陈照明的辩护人当庭出示了一份鉴定,系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司法鉴定中心于2011年9月13日签发的,发现他在1997年遭遇车祸后又吸毒、赌博,存在器质性人格障碍,认为陈照明在实施违法行为时受疾病影响,控制能力减低,评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。

法院最终采信了最后一份鉴定,并根据本案因民间矛盾纠纷激化引发,陈照明能如实供述、积极赔偿等,判处陈照明无期徒刑,以包庇罪判处刘德清有期徒刑两年。

一审宣判后,被害人家属不服刑事部分量刑,表示将向检方申请抗诉。

对话

【谈案件】

“判什么结果都接受”

记者(以下简称“记”):怎么看待判决结果?

陈照明(以下简称“陈”):我对这结果没啥说的,判什么结果都接受。

记:你还记得那天的情景吗?

陈:那天他(被害人)从办公室送我出来,我跟保安发生冲突之后,他办公室好多人都出来围观,他们都知道我是他拜把子大哥,结果让他手下的保安欺负我打我,我当时下楼到二楼与三楼之间的转弯处,保安又把我揪回到三楼。来北京三十年,一直混在旧宫,上上下下都认识我,这是多大侮辱啊。

记:你去时没料想到会发生冲突?

陈:没有,当时就是想再找他谈谈。

记:那当时开一枪打中他之后,为什么又再补枪呢?

陈: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了,我也没有反应,顺手就那样,连一句话都没说,砰砰!

记:你现在还会常常想到开枪那一幕吗?

陈:没有。羁押这么长时间,想的最多的还是我儿子、闺女,(哽咽)踏踏实实服刑呗,这几次开庭他们俩都来了(哭出声来),就想对他们说对不起。

【谈兄弟】

“把兄弟曾比亲兄弟还亲”

记:你们兄弟之间为什么能走到一起?

陈:那些年(在北京)外地人少,老乡观念特别强,正好又在一个公司上班。

记:拜把兄弟之间的感情曾经很好吧?

陈:我今年51岁,跟我亲哥在一起说话都没几天,来北京这么多年,把兄弟比亲兄弟还亲。

记:你大起大落时,你们哥儿几个关系怎么样?

陈:我们都做生意,互相之间说要周转钱,从来没说过要打借条之类,干什么事都特别相信。

记:后来你们关系恶化了?

陈:我自己的原因占主要,他(赫全根)是外人给出主意出坏了,他还操控三个河南老乡在朝阳法院告过我,有钱之后人变了。

记:现在你们几个兄弟两个进来了,一个死了。

陈:当时没想把老二(刘德清)牵扯进来,作完案没打算活,想着回老家见亲人最后一面,离开北京之前想再看看老二,特别对不起他。

记:对老三(赫全根)呢?

陈:还是太冲动,毕竟当哥儿们这么些年,给他家人带来伤害。

【谈自己】

“玩牌、吸毒把我毁了”

记:案发前你过得怎么样?

陈:十几年前玩百家乐我输了几百万,然后开歌厅、餐饮、盖房出租、买翻斗车给工地送砂石料。后来又玩上牌九,家产都输没了,一家子都靠饭店养活,俩孩子当时都上大学,饭店拆了也不赔,拖了两三年,就老找他(被害人)谈赔偿。

记:他生意越做越大,你越来越落魄,有没有眼红过?

陈:从来没有,你就是上亿的资产,我只要能踏踏实实过日子,你别在遇到事时对我特别刻薄就行。

记:检方给你做过两次精神鉴定,鉴定显示案发之前你精神状况不好,接受过治疗吗?

陈:没有,完全就跟社会脱离了,哪也不想去,就在家里闷着。

记:被羁押之前你想过自杀?

陈:出门时我子弹都是上着膛的,准备一见警察我就开枪自杀,结果我坐一个两轮摩托车,边上的便衣扑上来就把我抱住了,没机会自杀。

记:事到如今,你认为自己有责任吗?

陈:玩牌、吸毒把我毁了,没有正常人的思路了。

【谈未来】

“也没什么意思了”

记:你当年吸毒、赌博时,孩子劝过你吗?

陈:他们应该不知道,也可能知道吧。这俩孩子从小特别怕我,我脾气不好,好像在他们心目中我也特别能干,最后这几年在他们印象中一下就变了(哭)。

记:被害人父亲对你很愤怒,说你靠着他儿子才能生活。

陈:上次补庭时他就骂我,我特别生气,他根本不懂,不知道我们哥儿几个之间的事。

记:你对死者父母有什么想说的吗?

陈:现在说什么也晚了,说对不起也好像是客套话,但确实对不起他们。

记:你有什么打算吗,服刑积极改造?

陈:(擦擦嘴笑笑)无期是个什么概念?人家年轻的二十多岁的,我这个五十多岁了,身体好了还行,身体不好能不能出去还说不准。上一次补庭,从看守所里把我带出来时就跟我们号里的人说没打算回去,这一次就更是了,无所谓,这几十年我已经把人世间的事看透了,把亲人、朋友都弄成这结果也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最新专题:

    2012春运:您的亲人回家了吗? 2012春运:您的亲人回家了吗?
    2012龙年,春运于1月8日正式开始,至2月16日结束。“春运”历来被誉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、周期性的人类大迁徙。在40天左右的时间里,将有30多亿人次的人口流动,占世界人口的1/3。购

相关阅读:

网友评论:


图片新闻